您的位置: 主頁 > 對話女教師李田田:批評形式主義的文章發布后,壓力是挺大的

對話女教師李田田:批評形式主義的文章發布后,壓力是挺大的

  湘西25歲鄉村女教師李田田發文批判形式主義檢查一事,近日受到輿論關注。

  10月17日,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湘西州州委書記葉紅專獨家回應澎湃新聞()稱,湘西州將整頓一切形式主義的檢查,教師有什么意見、好的建議,支持公開發表,他們也會及時調查解決。

  李田田的批判文章引發了不同的聲音:有網友評價李田田是揭露和批判教育系統形式主義檢查的英雄,也有數個自媒體發文質疑李田田在自我炒作。

  18日下午,這位1994年出生于湖南永順靈溪鎮一個普通家庭的鄉村教師,向澎湃新聞袒露心聲:她不是“憤青”,發批判文章只是想試著推動農村教學現狀的改變;文章發布后,她正面臨著親戚的責怪,從親情角度出發,感到后悔發布那篇文章了。

對話女教師李田田:批評形式主義的文章發布后,壓力是挺大的

微信朋友圈截圖“希望能推動鄉村教育現狀的改變”

  澎湃新聞:說說你的成長經歷?

  李田田:1994年出生于湖南永順靈溪鎮一個普通家庭。我是家里的老二,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。我出生的第五天,被送往親戚家里寄養一段時間。四歲時,父親因生病去世,母親外出打工,我就跟著爺爺一塊生活。初中畢業后,我就讀于湖南第一師范漢語言文學專業,因為5年免費師范生的教育,在2016年畢業后回到湘西州永順縣桃子溪學校擔任一名語文教師。

  澎湃新聞:發布《一群正在被毀掉的鄉村孩子》一文的初衷是什么?

  李田田:我平時較關注教育方面,個人又抱有一點文藝情懷,在發布這篇文章時,我完全是出于個人本能和內心的真實想法。對于近幾天發生的事情,我不希望別人只是把我當成一個“憤青”或者一個熱點人物,我更多的是希望能夠真正推動農村教學現狀的改變。

  澎湃新聞:發布文章之前,你是否有過其它方式反映文章中批評的現象?

  李田田:我在平時開會的過程中,有半開玩笑地跟領導反映過此類形式主義的事情可不可以不做,我覺得做起來沒有意義,但還是沒有得到實際的解決。比如說,私下有朋友跟我聊天說,他的情況經歷跟我相似,他也寫過文字反映情況,但沒有結果。

  澎湃新聞:除了面臨教學任務,你的壓力來自于哪一方面?

  李田田:班上總共有51名學生,基本上是留守兒童。我作為班主任,每天基本上是五點多起床,六點多開始陪他們做早操,一直要忙到晚上八點等待學生們就寢。除了教學任務,壓力還會來自于學生們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去管理。我感覺自己就是學生們的保姆。其次,老師自身需要寫很多的材料,還有很多沒有意義的檢查。比如說,寫教案必須具體到詳細環節,如果沒有詳細的環節就會扣錢。對于有幾年經驗的教師,我們實際上都很清楚上課的過程。這些無意義的檢查,不是說耽誤幾節課的事情,而是直接影響你的“飯碗”。

  澎湃新聞:你的教育理念是怎樣的?經歷這件事情之后,會不會發生改變?

  李田田:我比較喜歡自然教育。以前讀過一本《窗邊的小豆豆》,文章里提到的小林宗作老師的自然教學深深影響了我。所以在平時的教學中,我比較尊重孩子們的天性。在這件事情過后,我覺得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教育理念,學生們的家長也是支持的。

  “面對家人的責怪,壓力挺大的”

  澎湃新聞:文章發布之前,你是否預想會給自己帶來什么麻煩,現在是否后悔發過這篇文章呢?

  李田田:我還是有稍微想過,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。身邊也有人對我說,我一個人也改變不了什么。對于該篇文章,我還是有些后悔的。因為有新聞報道我被姑父連夜約談,現在家里的長輩都知道這個事情,家人有些難過,他們會覺得姑父是長輩,而我不聽話。這個報道一出來,從人情的角度來看確實是不太好,估計其他親戚對我也是有想法的。面對家人的責怪,我壓力挺大的。

  澎湃新聞:平常跟同事的關系怎么樣?輿情發酵后你與同事的關系有沒有發生變化?

  李田田:我跟同事之間的關系還可以,大部分同事還是比較欣賞我的。事情發生后,同事基本上沒有什么反應,這兩天有個別同事過問此事。

  澎湃新聞:文章所反映的事情經報道后,校園先前安排檢查的工作任務是否撤銷了?

  李田田:目前是沒有聽說有新檢查或者新任務下發。

  澎湃新聞:現在的工作任務有發生哪些變化嗎?

上一篇:[慈文傳媒]想要甜甜的戀愛?這些劇中的小套路重新讓你戀愛技能MAX
下一篇:【留學獲獎征文】留學生活入鄉隨俗 親情靠不住

您可能喜歡

回到頂部
6加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