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頁 > 揭秘婚托背后的故事 騙人金錢還騙感情

揭秘婚托背后的故事 騙人金錢還騙感情

今年,鄭州市的王麗(化名)經熟人介紹,終于找到自己的意中人。

今年,鄭州市的王麗(化名)經熟人介紹,終于找到自己的意中人。

今年,鄭州市的王麗(化名)經熟人介紹,終于找到自己的意中人。

她是一名離異女性,自己將孩子帶大。

她曾經試圖通過婚介公司尋找自己的另一個依靠,卻被騙走金錢和情感。

她為了“解密”,曾扮演過自己以為不齒的角色——婚托,最終放棄。

“幸虧當時沒有繼續走下去,不然,可能最終走向的不是幸福,而是監獄。”王麗說。

近兩年來,鄭州市司法機關辦理的婚托詐騙案件不在少數,這些曾經為了生計或者婚介業務而扮演被追求者的婚托,在自知或者不自知中陷入巨大的貪婪,從欺騙滑向詐騙,將自己卷入犯罪的深淵。

婚托

之“臥底”

2010年,離異多年的王麗眼見著女兒漸漸長大,便開始考慮為母女倆找個依靠。畢竟,自己接觸的人群有限,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找到鄭州市建設路與嵩山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家婚介所,填下了自己的個人資料。

不久后,婚介所安排她認識了50多歲的程某。王麗見他開著汽車,衣著講究,說話穩重,印象不錯。

程某自稱自己在登封與人開了一家保健品公司,生意很好,自己在鄭州有住房,家里也有一個女兒。

隨后,兩人不時見面,程某很會說話。他說:“人生的價值在于對家庭的負責,對事業的執著追求,對人性的尊重,以及要有一顆善良、寬闊的心胸,能海納百川。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,特別是一個事業成功的好男人更難,但我無怨無悔去努力,真誠希望在將來的人生中能呵護你一輩子。”他還表態會把王麗的女兒送到國外學習。

王麗被程某感動了,一段交往后,她搬到了程某的家中住了一段時間,后來程某說要搬家,又讓她搬回了自己家中。

程某曾帶著王麗到登封的保健品店,但走到半路又說自己的朋友不在折了回來。

其間,程某說服王麗將4萬元積蓄拿給他入股保健品店,結果此后,程某與她的聯系越來越少,后來干脆手機停機。

王麗意識到事情不妙,卻再也找不到程某,他曾經所住的房子也不過是租來的。

詢問婚介所,婚介所稱他們知道的和她一樣多。

王麗隨后報警,但無法提供更多的有效信息。

“這是不是就是婚托?”王麗猜想,但沒有什么證據,她決定自己應聘婚托看看其中的門道。

“不少婚介所打出廣告招聘‘紅娘’,其實就是招婚托。”王麗后來發現這一點,并順利應聘成為一名“紅娘”。

“潛伏”成功的王麗這才知道,她所在的婚介所,“見一次面能掙30元。見得越多掙得越多”。第一個月她見了一二十個。

“客戶碰見婚托沒有半點好處,婚托沒有不說謊騙人的,想著法兒地向客戶要錢,這個事兒我干不了,一個月后就辭職不干了。”王麗說,“后來看到很多婚托被判刑的事兒,我覺得我真是做對了選擇。”

婚托

之“親友團”

鄭州市管城區法院法官張獻玲對這樣一起案件記憶猶新。鄭州市民李某通過征婚廣告找到一名條件優越的女老板,有車、有房、有廠。見面后,李某覺得這個名叫華曉麗的27歲女子氣質不錯,約會幾次后,很快跟未來的丈母娘見了面,并支付了7000多元的見面禮和彩禮,成了華曉麗的“未婚夫”。然而,一次偶然的機會,李某竟然聯系到了華曉麗另一個“未婚夫”張先生,兩人一對話彼此都驚呆了,難道華曉麗是個騙子?兩人忙到派出所報了案。不久,民警調查證實了兩人的猜測,華曉麗確實是“婚托”,她不僅騙了張先生和李某,還有20多個受害人上當受騙。

被控制后,華曉麗承認,她今年27歲,住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,有老公有孩子。她的“未婚夫”有幾十個,具體多少她自己都記不清楚了。

華曉麗在這些“未婚夫”之間游走,基本上都是:聊天、吃飯、買禮物、約時間。碰到一些老實人,她還會帶上兒子,自稱感情受傷,只要對方愿意對自己和孩子好就什么也不計較了。

如果碰上喜歡動手動腳的“花心”人時,華曉麗還會叫上老公假扮“表哥”助陣。見過兩三次面后,對方繼續邀約的,華曉麗就會要求訂婚,見丈母娘,叫上自己的母親與男方見面,收取幾千元不等的見面禮、彩禮。

2006年,華曉麗還把多年不見的表姐王小雪拉下水,跟著自己當“婚托”。

上一篇:都市情感話題劇《男人幫》故事梗概
下一篇:情感故事:嫂子風光我寒磣“進門”的差距咋這么大?

您可能喜歡

回到頂部
6加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